业务邮箱
XYn2PpNz@mail.com

湘中劍大戰西域魔女

发布时间:2020-04-12 04:50:43

今年風起云湧,人才輩出,廣區也湧現出一名新淫-有情劍客無情劍。因為祖籍是湖南邵陽,所以綽號-湘中劍。他自幼習武,深得少林、武當真傳,煉就了少林童子功、少林抓波手,武當九陽真經等諸多絕技。不出一年時間,就在廣區小有名氣,成為先鋒。尤其在他進入廣區惡淫谷后,深得廣區十大惡淫的真傳。其中最出名的有:蕭四推車、老頭插秧、老海翻車、歪歪修車、yzgf拈花指以及他自己得以成名的廖氏推磨等絕技。因此每每出去總是勝利凱旋,基本上戰無不勝。但是他也深知山外有山的道理,他並沒因此而驕傲,反而更加勤力煉功,以求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。正如廣區首席才子SOCO說過:心中有套自然有套,心中有劍自然有劍。 那是一個開心的日子,一個的好日子。前幾天劍客收到西域魔女的傳音入密:吐魯番的葡萄熟了,你還不來嘗一下?!于是劍客心中一陣騷動:這個魔女來自新疆,年方二十四,身高一米六,前凸后翹,該大的地方大,該細的地方細。雖說不上膚如脂,貌如花,面如天香,卻也算得上是一位美女。按我們淫民的眼光,也有80分了。該魔女自小煉就�壑k神功,吸精大法,她那會一吸一合的BB不知吸幹了多少英雄好漢的精子,一個個英雄好漢精盡人亡,倒在了她的BB下。她也因為吸取了很多男淫的精華,因此,雖然年紀二十有四,看上去卻象一個二八年華的少女。她也因此淫名遠播,成為新一代魔女。上次劍客已經領教了她的曆害,還心有餘悸呢!但是淫女相邀,逃是逃不過的,只好加緊煉功,以求此次戰勝,不枉惡淫谷出來的淫。 那天下午,有朋友相邀飲酒,于是爽快應承。晚上,幾位知已好友難得在一起,于是開懷暢飲,好不痛快!恰巧今天朋友準備的是男人至愛:滋陰壯陽的好酒-龍虎豹。這種酒有病治病,無病強身,尤其對男淫強腎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好酒好菜,知已幾個,當然是酒逢知已千杯少了。不知不覺中,七兩好酒下肚,雖然對于劍客來說,這點酒也不至于醉酒,但是一想到晚上還要力戰淫女-西域魔女,他還是決定今晚就喝到止了,酒多反而誤事,他深知這個道理。酒罷,和朋友們吹籲一番,幾個朋友另外還要去赴酒局,而他則要去赴淫女之約。于是傳音入密給西域魔女,魔女問道:幾時到?答曰:即刻就到。于是腳踏的士步,直飛魔女處。 不出三五分鍾,已然抵達韶城某一酒店。只見他快步上電梯,直達4樓,一女部長馬上安排房間,湊巧的是,這一間房正是上次他和魔女戰斗的地方,他心想,難道是天意?上次在這個地方沒有戰勝魔女,今天要報一劍之仇!部長退出,又一服務員妹妹上茶,只見這個妹妹年紀二十剛出頭,身高一米六左右,胸前偉大,屁股后翹,看來也是一可造之材。于是和妹妹閑聊幾句,要得妹妹的電話,說好下次約妹妹玩,嘿嘿!看來又一少女要倒在劍客的小弟弟下了。妹妹退出,劍客馬上關門,先蒸一會兒,再衝洗一下,洗去身上的風塵,不然,妹妹看見骯兮兮的會不高興的。 過了幾分鍾,衝洗完畢,上床休息時魔女妹妹也準時赴約。只見魔女飄然而至,帶著笑厴,象小鳥般依在了劍客的身邊。俗話說小別勝新婚,一個月不見,他們相互訴說著相思的情話。劍客一手攬著魔女的小蠻腰,一手從腹部往上摸去,穿過小內衣,到了夢寐以求的玉女峰。愛不釋手的撫摸著,時而用兩個手指夾住那兩顆小葡萄。妹妹一手攬著劍的脖子,一手往下探去,直達目的,一把握住劍客那早已昂然挺立的小第第,上下套弄著。魔女的手軟若無骨,握住劍客的小弟弟,溫柔的小手中透出一股酥軟的麻癢,讓劍客欲仙欲死,差點有想射的感覺,急忙運功以抗距那感覺!劍客的手也慢慢地從玉女峰往下移,越過平坦的小腹,直達三角地帶。此時魔女妹妹把劍客的手抓住說:我還沒洗呢!劍客聽了只好作罷,于是魔女妹妹起身下床,去洗白白了。 幾分鍾后,魔女妹妹衝洗完畢,身上一絲不掛,看上去就好象一幅美女出浴圖啊!魔女妹妹身材苗條而不失豐滿,胸前的玉女峰剛好可以一手掌握,不大不小,富有彈性。腰小巧玲瓏,就象黃蜂腰一般,叫人愛不釋手。屁股后翹,三角地帶被一片小森林覆蓋,疏而不密,看上去就一標準的維吾爾簇的小美人。如此可愛、性感的小美人,哪個男人能抗拒她的誘惑啊!也怪不得那麼多男人倒在她的BB下了!看得劍客的小弟弟早已硬如鋼筋,就象陽元石一樣聳立著。 魔女慢慢走過來,躺在劍客身邊。身上還帶著剛才衝洗過后的熱氣,濕濕的就象一條發情的蛇一般,她慢慢的纏繞在劍客身上。他們一邊訴說著情話,一邊相互撫摸著。劍客用他的抓波龍爪手慢慢撫摸妹妹的一對玉乳。時而用兩個手指夾一下那兩粒葡萄,時而用食指彈一下那兩粒葡萄,搞得魔女妹妹花枝亂顫。慢慢的再往下探,越過平原,來到丘陵地帶,一片黑森林就在眼前。用手指撥開黑森林,一片峽谷出現在眼前,不過此時的峽谷中並沒有孱孱流水,劍客知道,火候未到。于是用手指撥開桃源洞口的兩片肉唇,一粒晶瑩剔透的小肉豆露了出來。劍客用手輕輕地在上面按摸,剛一接觸,妹妹全身就象觸電一樣顫抖。原來這就是魔女妹妹最致命的弱點所在。劍客繼續按摸那粒小豆豆,並不時用手指劃過那兩片飽滿的肉唇,慢慢的,小溪中開始有水了,並逐漸多了起來。 魔女妹妹一邊享受著劍客帶給她的快樂,一邊也在挑逗著劍客。妹妹用嘴吻上了劍客的胸膛,然后慢慢一路往下,搞得劍客全身麻癢麻癢的,說不出的舒服。再往下終于到了小鳥天堂,劍客的小弟弟早已是一柱擎天了。魔女妹妹毫不猶豫,用她那櫻桃小嘴,溫柔地含住了劍客的小弟弟。時而快時而慢,時而深時而淺,時而旋轉時而用小舌在上面輕輕擊打,搞得劍客麻酥酥地,小弟弟似乎更大大了!好在劍客自小練就童子功,不然只怕早已射在妹妹的嘴里了。于是劍客默運九陽真經,抵抗來自小組弟弟那強烈的感覺。 如此幾個回合,劍客和魔女都覺是時候了。魔女平躺在床上,劍客爬在魔女身上,魔女伸出纖纖玉指,握著他的小弟弟戳入自己桃源洞中。洞中早已是水滿為患,小弟弟一進洞,立刻從洞中傳來酥軟般的麻癢,隨之傳到了劍客身體的每一個角落。就是這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差點就讓劍客叫了起來,劍客忙運九陽神功。此時劍客的小弟弟似乎更想鑽進洞里。于是劍客毫不猶豫,運用從惡淫谷學來的絕招之一:老頭插秧,速度之快達到每秒5次以上。魔女此時只有享受的份了,嘴里不時發出:嗯!哦!啊!之聲。顯然是舒服之極。魔女此時也扭動如蛇般的身軀,張開雙腿,向上迎擊。此時房內只聽到一陣肉擊的劈啪聲!真是風聲雨聲肉擊聲,聲聲入耳! 半盞茶功夫之后,劍客換了一個姿勢。只見他把魔女的一支腳扛在肩上,用小弟弟大力攻擊妹妹的桃源洞。原來這就是傳說中歪歪修車啊!他一支手抱住妹妹掛在他肩上的腿,以小弟弟快馬加鞭攻擊,另一支手也不閑著,運用yzgf拈花指在妹妹的小肉豆上不停的拈、夾、摸。魔女的叫聲更加大了,倘若不是房子隔音效果好,只怕整個酒店都是他們的淫蕩之聲了。雖然舒服之極,但是西域魔女的號可不是白來的,她也動功抵抗。抗拒那來自桃源洞內那欲死欲仙的感覺,若不然,只怕也要洩了!但是劍客也非等閑之輩,一招歪歪修車並沒有用到老,再過半盞茶功夫,劍客一招老海翻車把魔女翻上來,自己躺下,讓魔女在上面搖動,同時少林抓波手也隨之使出。一雙大手握住妹妹那富有彈性的玉女峰,時不時運用拈花指拈、彈、夾玉女峰上那兩粒晶瑩的小葡萄。幾管齊下,如果換作一般的妹妹,不洩那是不可能的。 魔女豈是一般女子,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猛男倒在了她的BB下了。因為在上面,她自己有了更多發揮的空間。于是運用起她的成名絕技-�壑k神功,神功一動,果然不同凡響。只見她的BB兩邊那兩片肉唇就象吸盤一般,緊緊的握住劍客的小弟弟,內壁一收一縮,給人的感覺就是一雙溫暖的小手握住小弟弟一緊一松,那剌激是何等強烈啊!連劍客這等高手都差點走火,他急忙把九陽真經提升到九成,方才抵住那衝動的感覺,心中暗叫一聲:好險!差點就怒射了!又過半盞茶功夫,他覺得光憑老漲翻車還是不能讓妹妹臣服,于是換了一個姿勢,一招蕭四推車已然使出。把妹妹的雙腳扛在肩上,腰用力一挺,小弟弟隨聲而入,再默運功力催動小弟弟快速進出桃源洞,其速度之快就好似M9(馬自達9型)的活塞運動一樣。魔女妹妹哪受得了這種浸入心身的剌激,急忙把神功運到十成,這一招果然湊效,于是兩人進入了一場拉鋸戰。 劍客見魔女妹妹還能頂住不洩,從心底里佩服妹妹的功力果然已達爐火純青、出神入化的境界了。一招未果,只好使出最后的絕招、看家本領-老廖推磨。把妹妹的雙腿放下,劍客雙手支撐著上身,用下身隨著小弟弟一起轉動。小弟弟在洞中轉動,下體則研磨著妹妹的小肉豆。這一招一般的女孩子是頂不住的,可魔女卻不然,一邊享受小弟弟帶來的麻酥酥的感覺,一邊運起k神功一收一縮,一吸一放配合著劍客的動作。經過一陣子的推磨,妹妹終于先頂不住了,只聽見她大叫:哥哥再快點,我要來了!于是劍客改磨為插,一招老頭插秧用到十成功力,速度之快無法計數!隨著最后的一百多下的衝剌,魔女急運吸精大法,她知道劍客也差不多了。只聽見魔女大叫一聲:我要死了!雙手緊緊抓住劍客的背,全身顫抖!劍客也在妹妹洩出的同時長嘯一聲:爽歪了!射出了億萬子孫,那支撐上身的雙手也無力了,一下子附在妹妹身上,急促地喘息著。看來一場旗鼓相當的戰爭終于結束了,一切都歸于平靜! 休息了一盞茶功夫,兩人才從興奮中緩過神來,相視一笑,然后再緊緊的擁抱在一起!爾后,兩人一起去衝洗,洗淨回來一看,床單濕了一大片,剛才在興頭上哪顧得上這些。他們也不去理會,這都是店小二的事了。兩人穿好衣服,坐在床沿,此時魔女妹妹說了:“我帶來的葡萄幹你還沒吃呢,我去拿點來給你嘗嘗。”于是飄然而出。劍客趁妹妹出去時,把兩百兩白銀放入了妹妹外套的口袋中。 一會兒妹妹回來了,也帶來了她從家鄉帶來的葡萄幹。魔女坐在劍客身上,一手攬住劍客,一手喂葡萄幹給劍客吃,劍客吃在嘴里甜在心里!過了一會,劍客問魔女:今后有什麼打算?妹妹說:“做一行太累了,尤其是今天和你一戰,幾乎耗盡了我的全部功力,我想回家鄉修養一下。”劍客聽了,心里不禁有點傷感,雖然在一起才不久,卻好象是好久的情人一般。但是一想,為了妹妹的身體,她的選擇是對的。雖然心中不免愁悵,但還是問了一下:“妹妹,我們幾時才可見面啊?”魔女和劍客一樣,早已把劍客當成她在異鄉的情人知已,只聽她幽幽地說:“只怕要到明年吐魯番的葡萄成熟時。”說完,魔女便緊緊抱住劍客,眼角有點點淚光。劍客也把妹妹抱得更緊了,嘴親吻著妹妹的額頭、秀發,手用力攬住妹妹的柔軟的細腰,兩人限入了沉思中。 “呤。”的鈴聲把兩人從沉思中吵醒過來,原來是時間到了。于是兩人深情一吻,魔女依依不舍地走了,留下劍客一個人呆在那里。劍客一個人呆坐在那里,好象在思考著什麼。良久,只見他喃喃自言道:“明年吐魯番的葡萄成熟時!”說完眼睛也紅了 另類其它

百度搜索